纪念因腹膜炎去世的小猫麦乐

相遇

我女朋友她一直想养宠物。
我也挺喜欢宠物,但是狗经常要遛,我又懒,所以真要养的话还是比较喜欢猫多一些
前几个月,她妈妈的朋友家的母猫生了。那是一只普通的土猫,生了一窝四只小橘猫
那天跟我入职是同一天,3月20号,所以我记得格外清楚
都说纯种宠物都是近亲生子,毛病很多很不好养。土猫土狗生命力就顽强多了,再加上母猫主人愿意把小猫送给我们,实在是巧,便约好了等小猫断奶就去挑猫
然后就是兴高采烈的一顿淘宝。我们家上一只宠物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,一直以来我爸妈对于养宠物所需的开销只停留在猫粮狗粮的层面上。大部分时候都是让它们吃饭、偶尔来点猫粮狗粮,猫砂都是到楼下挖的,跳蚤都是自己洗澡除的。但随着我和她的见识成长和经济水平的提高,我们意识到如果真心想要养好宠物,定期的驱虫、疫苗、专业的猫粮猫砂猫盆都是必不可少的,随便买着买着就两大箱了
只养一只怕它孤独,反正多养一只也没差。那天就挑了一只活泼好动的公猫和一只毛色鲜艳的母猫,装在小箱子里准备带回来,事先准备的200块红包也被猫主人婉拒了。那天是4月30号,虽然猫主人家离我家挺远的,但还是特意打滴滴回来
a4035dfaaa0fb14ab6bde5ae3bdb4531.jpg

相识

两只小猫似乎没有意识到离开了母亲。到新家没几个小时就相互打闹着,看来养两只果然是对的。两只小猫都很可爱,不过对我们还不够信任,除了要开饭时黏着我们之外,平时见我们伸手都躲着
专门的猫砂和普通的泥土根本不是一个概念。猫砂遇屎尿结块,而且除臭除菌,每次拿筛子过一下猫砂盆,就能把结块的屎尿筛出来,而不用整盆猫砂倒掉,太方便了。不过这小猫一时半会儿还没学会埋屎,味道还是有一点的。手动铲些猫砂掩上马上见效
既然宠物有了,那名字也得起一下啊。我看着黄白相间的它们,灵机一动:毛色鲜艳的那只就叫麦乐、另外一只颜色比较浅的就叫上校,即有趣又贴合性别。你问哪里有趣?猜猜这俩名字之间有啥关系?
小猫要56天之后才能打疫苗,但此时身上已经有一些跳蚤了。5月7号那天,到她家附近的一间宠物诊所洗了澡、做了体内外驱虫,还开了卡,准备后续在这里给它俩分别注射疫苗。刚洗完澡的它们瑟瑟发抖,身上淡淡的香味好闻极了
0f8c6ddb50d7997fac7b8f2b096fbaae.jpg

征兆

从前几天开始,上校变得越来越调皮了,而且还是不亲人(除了吃饭的时候),甚至有些敌意。而小母猫麦乐完全相反,越来越呆萌亲人。刚开始我们都以为这只是性别差异导致的,并没有挂在心上。两只小猫依旧相互玩闹撕咬、依旧在我们拿起猫粮袋时围着我们转圈圈
8f06267272302a7a4587c06a7cf0b7c0.jpg
5月11号那天,我们发现麦乐总是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,整天趴着,面对上校的打闹撕咬也毫无反应,只是不情愿地躲避着。大概只是没睡好?
晚上两只猫待在房间里,上校又去玩我电脑主机后的各种线。怕它把线咬坏了,便捏住脖子拎起两只猫想要把它们都赶出房间。这拎起来一看,发现麦乐竟然比上校瘦上一圈,唯独肚子不小。隐约感觉有些不对了
麦乐变得越来越温顺,除非你弄疼它或者按它肚子,不然它既不反抗也不叫。平时除了吃喝就是趴在机顶盒上休息,却也不是睡觉。慢慢觉得它不是单纯的温顺,倒不如说——像是一只垂死的老猫,在它眼里看不到生命的灵光
5月12号,我特意看着它们俩各自吃着猫粮。上校还是和平时一样,没剩下几颗;麦乐吃得很慢,用着相同的时间,却只吃下几颗,又趴回到机顶盒上去了,水也不怎么喝。连我妈都觉得它太瘦了、不对劲。我们决定明天周末带它去附近的宠物医院看看
cda27dae80779dfb222a663d36c79b3e.jpg

诊断

5月13号也就是今天下午,她用一个饭盒袋装着麦乐到附近的瑞鹏宠物医院,麦乐已经发着40°的高烧了。经过抽血化验、拍片和粪便检查后,确诊症状为严重贫血高烧腹腔积液体内有大量圆虫。医生说它可能撑不过一周了,但还可以试试保守治疗,如果撑过一周也许就能好
她在医院门口哭着打电话给我。我听说还可以尝试保守治疗,也不愿放弃,就让她遵医嘱开了几百块的营养品,看看能否调理一番
有羊奶粉、补血的药之类,最终都是液体,只能拿没有针头的小针筒(2.5ml)喂。然而这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,它几乎没有食欲,而且药和奶粉看起来一点都不好喝,只能一滴一滴点在它牙龈上,让它自己舔食进去。如果强行撑开它的嘴巴或趁它不注意猛灌,它就会挣扎、哀嚎。看着它不愿吃药的样子,焦躁又心疼。一个小时才喂了一针筒,而且这些药每天总共要喂9次,这对于我们俩这样的上班族来说根本不现实。安乐死?我们又不愿轻易放弃
抱着最后一点希望,我驱车20多公里带她和麦乐到她家附近那间当初办了卡的宠物诊所再做诊断。店长看了看化验单,进行了一些诊察,又问了几个猫平时精神状态的问题。最终都指向一个结果——猫传腹
“猫传染性腹膜炎”店长解释说,“这是猫的绝症”。她的眼睛变得有些红肿,牵着我不做声。“得了传腹的猫在实验室里最高记录是能够活200多天,但那是在众多专家、要啥有啥的条件下。我的话,可能100天都做不到”。眼泪从她脸上滑落,我依旧面无波澜。“即便是活着,也是要靠大量药物和激素维持,而且随着腹水越积越多,它也会越来越痛苦”,这几乎等于死刑。
我问他“那现在可以安乐死吗?”店长似乎有点吃惊,大概是没有想到我们可以这么快狠下心与它诀别。但其实我们早有心理准备,我们既掏不起大量的医药费,也没有每天喂9次药的时间,更不愿意看着它越来越痛苦,或许安乐死才是最好的结局。

永别

在得到了店长肯定的答复后,我把装猫的袋子向店长推了推:“那就安乐死吧”。
那一刻,我突然眉头一紧,眼泪滴落下来。我强忍着低声抽泣几下,大口大口地深呼吸,签下了安乐死协议书,离开诊所,到车上抹了抹眼泪,尽量不再去想它,有一句没一句地跟她聊着别的事情
那时已经是晚上9点半了,虽然没什么胃口,但没吃晚饭的我们还是饿的胃里阵阵发痛。在诊所附近的餐馆匆匆点了两个菜。没过一会儿店长就发来一条消息“它走了”
眼看着又要落泪,我拿过手机回复说十分钟后过去,并对他们表示感谢
吃了几口菜,眼看时间差不多了。我独自起身过去,想将麦乐先放在车里,不要干扰到诊所正常下班
诊所里看诊台上的袋子拉链被拉上了。我轻轻打开,里面的麦乐被蓝白色的纱布状编织物包裹着。我慢慢掀开一个角,伸出一根手指最后再抚摸了一次。麦乐一只爪子卷曲着放在脸上,还有残余的体温,安详地、一动不动,仿佛只是睡着了。

埋葬

猫传腹是一种传染率很高但发病率很低的绝症,几乎所有猫都患有猫传腹,只是很少有发病而已。因此上校不太需要担心,也因此店长允许我们自行处理麦乐的遗体
我家附近有一所比较知名的公立高中,高中门口是一条公路,公路的另一侧是一片野草坪,那里人狗罕至,也许比较适合它长眠。我们一时找(买)不到铲子,只能回家挑个比较结实的不锈钢勺子,带上还没来得及用的项圈和猫草种子,徒步前往那片草地
即便是最小号的项圈,对它俩来说也还是太大太重了,再加上它俩当初反抗,也就没给戴上,心想着等长大点再戴,没想到竟再也等不到这天
几个月没经过,那块草坪的野草就茂盛了不少,我在一颗树下靠着树干的地方,顶着各种蚊虫和闷热的天气挖了起来。好不容易挖到刚好可以埋下的大小时,却遇到树根,再也挖不下去了
无奈只好换了个地方,在正对着校门口的方向重新挖起来,土地里盘根错节的很不好挖。休息了几次才挖出足够埋下麦乐并盖上几厘米厚泥土的小坑。她想给麦乐戴上项圈和铃铛,此时的麦乐虽然还有一些温度,但已经开始变硬。最终只好把项圈和铃铛系好,放在它身上,就算是戴上了。她掩了一些土,不愿再看,就由我继续收尾。我发现它还有半只耳朵露在外面,伸出手指轻轻一抚,差点又要落泪,只能狠下心彻底埋葬了它。又扯了些野草过来,尽量隐藏痕迹。最后撒上猫草种子,希望麦乐喜欢

思念

再次回到家已是深夜,身心俱疲
上校依然没心没肺地到处乱窜,似乎一时还没发现少了个同伴
过了一阵子,才跑到我们房门前喵喵地哀嚎起来——以前我们带麦乐到房间里玩而没带它时,它也是这么叫的。而它现在似乎在问我们:你们把麦乐藏到哪儿了?
她一次又一次地抱起它,轻声道:麦乐走了、麦乐不在了
夜深人静,只有它今天一反常态,在房门前哀嚎着
我最后一个洗过澡,只想睡觉。但我还是坐在了电脑面前,打开博客
因为接触的时间并不算长,我对它的感情可能不是特别的深。也许一觉醒来,我就没有那么难过了。但至少现在的我,并不希望明天的我忘记现在的这份心情。于是写下了这篇文章,以此纪念我们的小猫麦乐

愿麦乐不再痛苦,愿上校健康成长

—— 于 2017年5月14日 凌晨5点44分

21 条评论

昵称
  1. Mr.Li

    一直想养猫,可惜我还在北漂,偶尔出差什么的没人照顾,于是就暂时放弃了。

  2. Xider

    RIP

  3. 雅音宮羽

    RIP

  4. qwe7002

    安乐死对它而言是一种解脱。所以说做出这个选择其实还是正确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