纪念因肺部感染去世的小猫绯丝

相遇

自从5月13号麦乐去世后,我们曾一度心灰意冷不想再养其他猫了。只希望上校能健康快乐成长
我们两个都是上班族,每天一大早出去,晚上下班回来吃完饭一般都8、9点了 。差不多一整天都没人在家,还是怕上校一只猫在家孤单。六月下旬,又回到熟悉的宠物店,物色了一只呆萌的三花小猫,恰好也是母的,有一点英短的基因, 鼻子比较短,4月1日出生的,比上校小10天,叫声比别的猫都轻、都柔,很是娇小可爱。当场就付了定金

相识

7月16日,三花猫打完了疫苗,我们便开车过去付完全款给它洗个澡接它回家,588元。以我喜欢的电脑游戏《镜之边缘》的女主角 绯丝 给它命名
3de26d4852f3616a40645100c40bb34a.jpg
起初,上校如临大敌,各种恐吓、欺负绯丝。绯丝从小在宠物店长大,见得多了,没有上校那么大惊小怪,只有在被攻击时才会被动反击
面对淡定的绯丝,上校从最开始的试探性恐吓到后面逐渐加重,每一口都对着绯丝的脖子。虽然只相差10天,但体型差不少。原本希望它们打闹一下互相认识, 可是这样单方面虐待下去也不是办法,我们得隔开它俩
网上的猫友们说,新猫来了千万不能冷落老猫,不然老猫会把气撒在新猫身上,我们只好把绯丝关进笼子里。那时我们还没有买大铁笼,只有一个旅行用的小宠物笼。于是放进一茶杯猫粮和一茶杯水,把绯丝关在里面。定时清理它的屎尿,希望上校尽快适应它的味道、适应这个新伙伴

有时候清理不及时,屎尿混在一起稀释成糊状,粘的到处都是,还得连猫带笼子一起洗。怕绯丝独自在笼子里太闷,还塞了个小玩具进去。后面也沾上了屎尿,不得不丢掉。那几天过的真是非常难受了,我和绯丝都是。几天过去了,上校对绯丝依然没有好转,我们甚至考虑过要不要把绯丝退回去
我们每天会定时放绯丝出来溜达溜达,如果它们打起来了,会看情况人为拉架。有一次不知道是不是打累了,它俩躺在相隔一尺远的地方各自休息。我感觉有戏,后来就逐步增加绯丝溜达的时间,它们打架也越来越少了,甚至依偎着睡在一起。看来上校终于认可了这位新同伴了

绯丝比上校矜持得多,很少开口叫。叫声很轻、很柔,很是好听。身娇体柔,哪像上校越长越像只猪
偶尔绯丝张嘴作势要叫,却并不出声。店长说那是小猫的假叫,不用在意
有段时间上校猫藓犯了,会掉毛,而且会传染。因此我女朋友把它带回她家照顾,买了个三层大铁笼。而我则照顾绯丝,因此绯丝也跟我比较亲。它时常在我玩电脑/敲代码时从主机箱跳到我桌上,踩过我的键盘趴在我面前睡觉,坑过我好几次,气得笑出声
d8caab6e86e7f38e3221bd54a567beea.jpg
后来,它开始打喷嚏了

征兆

7月27日,它已经连续几天打喷嚏了,鼻孔周围有一圈干掉的鼻涕。宠物店的店长(也是猫专科医生)看了看青黄色的鼻涕,怀疑是肺部感染
我们连忙带它到宠物店检查。虽然已经打过猫鼻支疫苗,但依然有患病可能性。做了试纸和其他检查后,暂时也没查出什么问题。给猫喂药是件特别麻烦的事情,因此就寄养在宠物店治疗。一周后痊愈,领回家继续过着悠闲自在的生活。依然每天和上校打打闹闹、上蹿下跳、踩我键盘
就这么过了几周,它又开始打喷嚏,并且在两天内开始流鼻涕,就像之前那样,而且更严重。鼻涕堵塞了它的鼻孔,它不得不用嘴呼吸,并且食欲逐渐减少,甚至一整天都不吃什么

诊断

9月4日,肺部严重感染,住院输液、鼻饲管灌食、雾化等治疗
9月6日,医生表示情况正在恶化。绯丝对鼻饲管过敏,逮着机会就拼命自行拔除鼻饲管。且几乎无法吸收药物,后颈处注射的药物凝作一团,隆起一个包
9月8日,医生表示几乎不可能治愈了,此时绯丝已经十分虚弱,眼睛半睁,口鼻处全是黄绿色的粘稠液体。不吃不喝,张开嘴也叫不出声,口水粘稠得能拉出丝来。她把它接回来,找其他宠物医院了解情况
另外一家宠物医院认为是猫传腹。但是绯丝跟麦乐除了都不爱吃喝外症状没有任何相似的地方
后来了解到的情况主要有两点:一、需要做大量的检查,来回折腾绯丝;二、需要大量的钱

又回到了这个现实的问题
接回绯丝时,店长说治疗绯丝主要的障碍在于它不愿吃喝,身体也不吸收药物。如果它愿意吃东西了,或许还有希望。我们把它带回家,给它擦干净口鼻。原本虚弱的站都不愿多站的绯丝,在我们拿湿纸巾擦鼻子的时候反抗地异常剧烈。她说,是因为它的鼻子很疼
它目前的病情可能具有传染性,因此我们用大铁笼把绯丝关在房间里,尽量阻隔它和上校的接触
麦乐用剩的药物和营养品还有一些,我们拿着针筒,一人按住绯丝,一人给它灌水和营养液。它的喉咙也很疼,嘴里布满因缺水而粘稠的唾液丝。每张嘴呼吸两次,就灌入几毫升。它哀嚎、挣扎,我们被抓伤一次又一次,又气又急

入夜,她疲惫地睡去,我独自在月光下与它对视。灌过两次营养液后,它似乎精神了些,在笼子里走来走去。我见状就把它的鼻涕口水擦干净,放它出来稍微活动一下。它在往常它喜欢待的几个地方来回踱步,似乎是在物色一个能够舒服睡觉的地方。但不管是哪里,它躺下去几分钟后都会离开;不管换什么方式躺下,似乎都疼痛难忍。我猜这大概就是回光返照吧
2a018bcb6c49623b2a293a89edbe0e8d.jpg
我就这么看着它,不知不觉就过去了两个小时。深夜三点多,我实在忍不住困意,把地上的坐垫塞进笼子里,把它安顿好,昏昏睡去

9月9日,我睁开眼睛,转头一看,笼子里的绯丝还在呼吸。只是看起来更加虚弱,似乎连睁眼的力气都没有;口鼻处的鼻涕更多、颜色更深了
其实我们都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,网上买的工兵铲也已送到
我们依然给它灌水、喂营养液。它依然剧烈反抗,似乎每滴水经过喉咙都如利刃划过
它依然没有主动喝过一滴水、吃过一口湿猫粮
疼痛似乎已经开始扭曲它的五官

永别

9月10日,宠物医院,我签下了安乐死协议书。医生说由于它不进食,已经患上了黄疸
c727deea77110c220f8f9a744d46dab7.jpg
在安乐死的麻醉前,医生打入留置针,开始听诊。片刻,医生放下注射器,向我们说道:
“它的心率已经很弱了,就算不安乐死,也撑不了多久。还要继续安乐死吗?”
我心中一紧,表情平静:“继续吧”。我已经不想再让它忍受痛苦了

这次我们都没有流泪,随意地聊着别的事情
几分钟后,医生拿着笼子从手术室出来,里面是包裹严实的绯丝

埋葬

这次,我们甚至没有挑好绯丝的项圈,它就走了
我把上校的项圈拆下来,她仿照着在一张纸上画出一个铭牌,用胶带粘在项圈上。上次用的猫草种子也还剩下半包
带上工兵铲,前往麦乐长眠的那块野草坪
几个月没见,那里的野草更茂盛了,丝毫看不出挖过痕迹。只不过那块野草坪已经被铁丝网围了起来
我们在附近的另一块草坪找好标志物,动手开挖。十几铲子下去,一个更大、更深的墓地就挖好了
我接过尚有余温的绯丝,轻轻放进里面,开始填土、撒上猫草种子
安息吧,天堂没有病痛

思念

绯丝从小在宠物店长大,见得多了,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——或者说是高冷?也许是没有从小开始养的关系,它也没有上校那么亲人,晚上也不愿意跟我们睡在一起。虽然偶尔跟上校玩闹,但更多时候是独自找个地方睡觉、自娱自乐。又不爱叫,没有什么存在感
我一直认为,只要时间再长一些,应该也能变得和上校一样亲近、信任我们吧?
却再也等不到这一天了

也许是早有心理准备,也许是我们更加坚强
对于绯丝的离去,并没有像之前麦乐时那么悲伤
只是我们暗自下定决心,不养其他猫了,真的不再养其他猫了

愿绯丝不再痛苦,愿上校健康成长

虽然上校一直壮如牛、肥如猪。但我们还是决定明天要带它去宠物医院做个完善的检查。我已经无法承受和想象再失去上校的未来了
现在想来,上校一直那么健康,也许是有麦乐在天上庇佑吧?

7 条评论

点击这里取消回复。

昵称
  1. Sebbie

    RIP

  2. Z4HD

    R.I.P